极东夜风

沉迷口袋妖怪中

(凹凸世界/原创人物视角)Anti and Slaughtering(1)

第一次写凹凸……原谅我真的把握不好人物性格。
干脆还是从原创人物视角来写吧。
标题直译就是“对抗与屠杀”,寓意抗神与屠神。
艾特一下把我带进凹凸坑的基友 @AkiRA_曉
背景是当年的参赛者抗神,脱离凹凸大赛很久之后各CP的孩子也参加了大赛继续抗(tu)神。
安净(注意不是安静!)是凯柠的儿子,元力技能是操控空气,包括能从空气中分离氧气氮气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雷云是雷安的儿子,元力技能是电光双剑(没错我就是这么偷懒),其实吧,就是在安迷修的双剑基础上变成渐变紫色双剑+一层电弧。
以上两人是CP。
人物ooc预警。
准备好了吗?
↓那就开始吧↓

        这是最后一个。
        安净喘着粗气,让气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好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不堪。他又从空气里分离出一批活性气体,让雷云用他剑上的电点燃了它们。
        “这种程度的攻击,对神是没有用的。”
        神冷笑一声,摆出一副看蝼蚁最后挣扎姿态的表情。
        “不。”
        安净露出难得的微笑。
        “这可不是普通的攻击——”
        周身的气流涌动,却是突然卷向了雷云,不顾他的挣扎,将他带到了相对安全的空域。
        “即使这里是所谓'神的领域',也是有空气存在的。这是不是可以证明——”
        躁动的气流突然反常安静下来。
        “神,也是需要呼吸的?”
       霎时间,以神为中心,气流向周围发散开去。违背常理的是,神周身因为气流移动而出现的空位,没有东西去填补它。
        远处,雷云的呼吸一滞。
        “是'真空'!不行,停下来!”
        来不及了,安净在心里回答。
        禁锢着雷云的气流一消失,雷云就拿出比他爸训练他跑步的时候还要快的速度,身后形成了肉眼可见的两道电光。
        神的脸已经憋成了奇异的酱紫色,雷云也察觉到了神对这方空间掌控力的减弱。
        去啊,先别管我——
        雷云把头巾绑在了安净右臂上。
        雷电随着毅然转向的人影,劈向了神。
        最后印在安净虹膜上的,是紫色的电光。

        大赛第一与第四的飞船正在互相伤害(划掉)。
        “很好,我们看到嘉德罗斯选手和雷狮选手的飞船遥遥领先!……等等,他们停下来了?”
        后面的选手有的跟着两艘庞然大物停下来,有的也试图趁着这个机会超越过去—然而,前方突然展开的庞大黑洞,毫不留情的吞噬了他们。
        就在选手和观战者都忌惮着黑洞的时候,黑洞却好像吃饱了一样,颤抖了一下,突然变小,大概只有一个半人那么大了。
        以为这个黑洞要搞事的选手和观战者:exm???
        黑洞颇有灵性的在原地转了一圈,似是辨认了一番方向,然后把自己固定在羚角号上空,还很是人性化的向下降了降高度,一缩一张,吐出一个人来。
        雷狮海盗团全体成员:……这是什么事儿啊。
   
        安净没想到自己还能活下来。
        “真空”本来是只存在于安净的设想中,是他元力技能的一种运用形式。因为他的元力技能是控制空气,在一次无意之中让比他们等级高很多的猎物生生窒息而亡后,安净脑子里就有了这么一种想法。
        在决定尝试之后,他已经做好了再也醒不过来的准备。
        朦朦胧胧的,他感觉到自己从有一定高度的地方坠落,摔在一个触感类似甲板的地方,被人很粗暴的拖进了室内。
        这个拖人的力度很熟悉啊,真像佩利叔。
       ……等等。
       佩利叔?
       与此同时,安净的后脑勺狠狠的撞上了墙。他感觉到自己的右臂被什么东西拽着抬了起来。
        “大哥,这不是……你的头巾吗?”
        卡米尔叔叔?
        安净吓得直接睁开了眼睛,成功的和卡米尔来了个对视。
        两双颜色相似的蓝色眸子僵持了三秒,安净果断用还能动的左手从袖子的暗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一张总被雷云笑话幼稚的另类“全家福”,是他们的父母和一群关系好的叔叔阿姨压着孩子们拍的。
        他在海盗团全体不善的眼神中仔仔细细把眼前四个人和照片对比了一遍,然后带着一脸生无可恋,把照片给他们看。
        卡米尔扶了扶帽子,沉默的去开船。围巾挡住了他的表情,能很明显的看到他有点晃晃悠悠的脚步。
        帕洛斯和佩利的反应暂且不提,雷狮……他看到自己和安迷修站在一起手拉着手还穿着情侣装之后就炸了。
        安净默默的看向天花板,总算明白了两位母亲和自己当笑料说的话。
        “那时候啊,他们两个关系差到无法用语言描述,比他们现在的关系还要差上个十几倍吧。”
        他那曾经被称为“星月魔女”的妈,揽着他另一个妈的腰,摸了一把她的蓝色短发,带着一脸奇异的微笑和他说。

其实雷云的头巾是参赛前他爸亲手从自己头上拽下来绑上的。
新年快乐!看着春晚发出来这一章。
私心打两对儿CPtag。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