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东夜风

沉迷口袋妖怪中

萌新营地求加入!

这里是瑟瑟发抖的京墨ORZ

人生第一次预约游戏献给了明日之后……

所以我建了个营地(并没有什么联系)!编号V5MJD,欢迎各位dalao加入!

因为本人学生党所以可能不会常上线ORZ人员也没有什么要求……

QQ:2253959315


挂个人。
今天同学来家里玩就一起打联机,结果遇上了一个传说中的……监管者。
我同学的盲女最先被淘汰,然后她就看电视了,我继续跑……最后只剩我一个的时候,没有找到地窖,正好门开了我就去开门,结果直接被恐惧震慑,但他没有把我放椅子,而是放我下来让我自愈。
可气的是后面,我自愈完了起来转了几圈继续开门,然后又被打死……然后他就摆出了一副要放血的样子,还在我旁边放了一圈触手,之后又把我抓起来让我挣扎下来开门,开了一秒钟就又抓我上去,再让我挣扎下来开一秒门,然后才把我放椅子……
就很可气。
微笑.jpg
我脾气很好了,这还是第一次被气到挂人。
有不妥的措辞联系我,我可以改掉。

发现这几场对阵的国家……国旗有种蜜汁相似啊。
不管不顾疯狂为法国队打cal,我喜欢小格子www

Contest and Music(4)

        总觉得,弗拉达利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计划。
        天生敏锐的听力让林科在脚步声中分辨出了弗拉达利的话。
        看来需要留意一下——林科微微眯起眼睛,借着拉手的动作,在米可利掌心划了几下。
        【注意弗拉达利 他别有用心】

         林科其实有半年都没来过卡那兹市了。
        “得文大楼……好怀念啊。米可利,你多久没进过得文了?”
        “因为总是驻扎在道馆,还要帮某个逃班的人处理精灵联盟的事务,所以,大概有七八个月了吧。”米可利咬牙加重了“某人”两个字,连玛农都能听出来指的是谁。
        “咳,先别说这个了——”大吾尴尬的咳嗽,“先看看这个,距离卡那兹市200公里的海上影像。”
        “我们这边的影像也先放出来吧。”弗拉达利大方的共享了影像。
        米可利显然也想起了那一次灾难性事件,口气很不好:“啧,这不是固拉多么……怎么又出来了。”
        “大陆精灵固拉多,传说中扩展了大地的精灵。”大吾给艾岚和玛农简单介绍了一下固拉多。
        “大吾,注意那些纹路。恐怕是原始回归。”林科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手腕上的钥石挂坠,“传说,裂空座会在固拉多与盖欧卡战斗时出现,平息他们的愤怒——反推回来,裂空座的出现就意味着固拉多与盖欧卡的出现。”
        “对——注意监视琉璃市那边的海洋!”
        大吾迅速回身,飞快敲打着键盘。
        “果然吗……这就麻烦了。”屏幕上的等高线里,一个非常明显的巨型热量反应,在以一种常人无法企及的速度移动。
        林科突然掏出纸笔:“我有点灵感——”
        “《灾难实叙》的续作吗。”米可利理着鬓角,“第二次灾难的叙述,水与火的激烈决战,疾箭一样进入战局的翡翠……”
        “你可闭嘴吧。”林科运笔如飞,直到大吾去准备交通工具还没有放笔。
        “你们先去,我马上就来。”
        冲几个人打了个招呼,目送着大门关上,林科转身就蹲到玛农面前,揉了揉哭唧唧的小姑娘的头,显出难得的俏皮来:“看在咱俩是老乡的面子上,想和我们一起去吗?”

啊啊中考总算考完了……开始慢慢继续写啦。
最近可能会比较专注秋幸那边……吧。

求助!!!

我想练齐三种鬃岩狼人,要进化白天和夜晚形态的那两只被我带到联盟里刷了级……当时因为嫌麻烦就取消了进化,结果一下子升到四十多级……现在升级进化不了了啊啊啊啊……
各位有办法么ORZ我不想重新孵蛋刷努力啊……

今天一边给同学安利天官一边写语文……说到风信我特意说了一下他的号,结果……
南阳真君。
南阳。
南阳诸葛庐???!
没有西蜀真君吗?

就是这样√
鉴于我队伍中(火焰鸡、美纳斯、君主蛇、耿鬼、七夕青鸟、巨金怪,有两只是从前代传过来的)能被称为“白色的孩子”的只有两只异色——就是七夕青鸟和巨金怪(配信的那只铁哑铃进化),我倒了一次档,提前把七夕青鸟放进了箱子,再去和大吾对话——还是有特殊对话,就说明是异色巨金怪的问题√
#异色巨金怪引起的和大吾先生的特殊对话#
从这里可以导出一个时间线——XY&Z的时间轴在宝石复刻剧情之前。
这么说我可以充分考虑一下让雪拉比把秋幸这一组带到林科那边的可能性(思考ing

Fairy Author(10)

        “你好啊,伊利马,好久不见了。”
        呼吸着好奥乐海风里带来的大海气息,秋幸和在花园里浇花的伊利马打了个招呼。
        “啊呀,是秋幸啊。”伊利马颇为意外的直起腰来,“这次这么快就回来啦?”
        接收到大吾惊讶后调侃的眼神,秋幸有点尴尬,抱紧了怀里的蛋:“……咳。这不是……大吾想来看看嘛。”
        “大吾?是我想的那个吗?”伊利马探了探脑袋,很快发现了银蓝色头发的青年,刻意放低了声音,“厉害啊秋幸,逃一趟班竟然拐回来一个冠军。”
        风妖精又尽职尽责的趴在秋幸脑袋上当着毛绒帽子,另一边大吾已经放弃和毒贝比交流,任凭它扒在自己头上一脸安详。
        秋幸眼神游离,避轻就重的真诚表达了对伊利马的问候就赶紧跑掉了——顺手拽上大吾,身后跟着一只被当做西服外套架的铁哑铃。
        一路从市区跑到郊外1号路,秋幸才停下来。
        “我跑不动了……”
        虽然诸岛巡礼的时候到处跑的很欢,但秋幸更多时间是在宅在家里/旅馆/帐篷里写作的,体质实在不怎么样。现在,嘴上说着跑不动,其实腿已经软了。
        大吾静静的和秋幸对视,然后弯腰伸手,轻轻的敲了敲秋幸的膝盖。
        万万没想到这一出的秋幸直接坐在了地上,恼羞成怒的扔出了所有的精灵球。
        那边大吾轻笑一声:“腿软就直说,我又不会嫌弃你。”他也象征性的放出伙伴,在一众精灵的注视下,在秋幸身上比划两下,轻轻松松的把他打横抱起——
        刚从利利小镇出来没多久的哈乌和阳,就直面了这一极具冲击性的场面。
        “那个,阳啊。”哈乌缓慢的偏过头,用气音说话,“那个把大哥公主抱的是不是……?”
        “看发型、发色和那只异色巨金怪的话,十有八九没错了——”阳肯定了哈乌的猜测。
        成为冠军之后,阳少不了被库库伊博士拉着补习各种知识,其中不可避免的包括各地区精灵联盟的冠军、四天王、馆主和冠军级训练家。
        因为本家是关都,阳对关都和成都的相关知识很了解可以直接跳过,所以他第一个需要背诵知识的地区就是丰缘——对于丰缘的冠军大吾,印象也就相当深刻——毕竟一个颜值爆表还有强大实力的御曹司总是让人嫉妒不是吗。

最后一句是我的心声(啥
刚才漫不经心的玩蓝宝石复刻二周目……结果我好像不小心跳过了大吾先生说的什么奇怪的话ORZ好像是什么喷火龙……?还是黑的?不会是mega喷火龙吧??是艾岚吗??
我删档重来之前没有那句话……应该不是前面问还记不记得米可利的时候我选了否的问题……
我上次存档还在得文门前……重来重来。

Fairy Author(9)

        闹腾累了,秋幸一边试着把自己的头发弄齐,一边阻止大吾弄他自己的头发,两个人差点又打起来。
        除了不愿意回去的毒贝比和风妖精,秋幸让其他精灵都回到了精灵球里。
        “这次你打算在丰缘停留多久?”大吾把胸针别在领子上,抛出巨金怪的精灵球,“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你根本没有给我拒绝的余地好吗。秋幸拽着大吾的手爬到巨金怪身上,先是感叹一句波克基斯的载重能力和巨金怪完全不在一个次元,伸手把跃跃欲试的毒贝比拽回来,又这么想着。
        虽然表现出来的是温柔的外衣,但大吾他本质还是强势的御曹司啊。
        从卡那兹到绿岭的路程几乎横穿整个丰缘。秋幸撸着毛绒绒的风妖精,问了前面的大吾一句:“你们当时选房子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选在卡那兹啊?绿岭离那儿太远了点吧。”
        “秘密。”大吾的声音随风传来,“准备一下,马上就到了。”
        ……以前怎么没觉得巨金怪速度这么快过。秋幸遗憾的放弃了死缠烂打的计划,报复性的把毒贝比放到了大吾的脑袋上——把他的头发压塌了。
        毒贝比早就对这个银光闪闪的脑袋很感兴趣了,身体一接触到大吾的头发就开始动手动脚,威力堪比强力电风扇。
        “秋幸,管好你的伙伴啊……”大吾苦笑着,试图把毒贝比扒下来——却又被看中了袖口的银色皇冠状的装饰物,毒贝比果断转移阵地,死扒着袖口不撒手。
        秋幸轻巧的从巨金怪上跳下来,摊摊手:“这孩子是阳从异世界带回来的,因为他喜欢我,阳就让他跟着我了……我可管不住。”
        “异世界?”大吾停下手里的动作,皱起眉头,“你指哪里?”
        “啊,阳是我们阿罗拉的初代冠军,索尔伽雷欧和露奈雅拉和他关系都很好,好到愿意带着他穿越‘究极之洞’到达异世界,也就是所谓‘究极空间零地带’进行探索。”秋幸拍拍手,毒贝比犹豫了一下,还是飞了回来求摸摸。
        “毒贝比是一种被称为‘究极异兽’的生物。”秋幸把风妖精强行塞到大吾怀里,自己抱着毒贝比,“他们在异世界的地位……大概和精灵在我们这里的地位差不多。”
        大吾一边开门一边张嘴又要问问题,被秋幸一下子打断:“收起你的问题……异兽里没有能让你带走的石头。要是想看,你为什么不和我回一趟阿罗拉?”
        毒贝比熟门熟路的飞到秋幸侧腰掏他的包,不一会儿捧出一把五颜六色的Z纯晶来。
        “要研究吗?”

可以公布的情报:
秋幸有一个特点:不到最后绝对不用Z招式,因为动作太羞耻……
秋幸的钥石是镶在吊坠上的。他有一条很长的(长到可以当项链的)手链,每个地区的朋友在知道秋幸有手链的情报之后都会送他各式吊坠——现在手链上叮叮当当挂了一堆,托它们的福,轻易看不出来钥石在手链上,隐蔽性极强(……)。

大吾准备和秋幸回娘家见家长(指哈拉和哈乌)啦,虽然现在他俩还处于一种只差一层窗户纸的状态……
我要赶紧想想怎么捅破窗户纸了,比起隔壁林科和米可利,他们真是迟钝的可以……

Contest and Music(3)

        林科脸上带着僵硬的微笑,顶着艾岚炽热的眼神、玛农的星星眼、大吾的调侃眼神和米可利的黑气,机械的迈步走上长长的阶梯——当然,林科自认感觉没那么迟钝——还有弗拉达利探究的眼神。
        感谢已经到达尽头的阶梯,几个人都把注意力从他身上转开了。
        “就是这里了……”大吾领先一步,“巨石应该就在某个地方才对。”
        在路上已经看过石板内容的林科与米可利能理解一个石头控的心情……才怪。
        看着大吾不顾身上的西装,直接单膝跪在了那残破的祭坛前辨认文字,林科不禁回忆起当年让华尔兹用水把满身灰尘的大吾从头淋到脚的场景。
        “在这两个祭坛中,供奉上不同的钥匙吧。”大吾的语气明显激动起来。他转过身,“错不了了,巨石就在这里!”然后微不可查的犹豫了一下,“艾岚,去对面的祭坛!”
        “我明白了。”
        “放上钥石——”
        霎时间,彩光以两个祭坛为中心,沿着地上的凹槽扩散开来,勾勒出规则的图案,甚至延伸到了周围同样残破的石壁上。
        两个祭坛之间的圆形空洞里,升起一块散发着同样的彩光的巨石——但色彩明显比凹槽中的线状彩光更加耀眼。
        “找到了,传说中的巨石。”
        “mega进化的根源。”
        “钥石也在起反应。”
        大吾和弗拉达利说的话并没有让林科有太大感触——他对这个没有研究,也不感兴趣。艾岚的话倒是让林科有些共鸣,他伸手扯下发绳,看着发出光芒的高音符号形状的吊饰。
        米可利伸手替他把散落的金发整理了一下,摆出一副抱臂旁观的姿态。林科轻笑了一声,伸出手,隔着帽子摸了摸米可利的头,又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里若无其事的把发绳绕在了手腕上。
        弗拉达利很快叫来下属对巨石进行研究分析。林科、米可利和玛农对那些研究数据的不在行程度实际上是一样的,但即使不通过数据观察,几个外行也能看出异常了。
        在巨石发出几次能量波动以后,天空中聚来的黑云,怎么看都不像要下雨的样子。电闪雷鸣中,一道绿色的影子从云层穿出。
        “烈空坐?”
        “是烈空坐!”
        经历过那次灾难事件甚至亲身参与作战,即使不是丰缘本地人的林科,也对守护丰缘的龙神烈空坐有了足够的了解。
        “不对劲——烈空坐发生变化了!”林科敢以作曲家的全部素养发誓,“就像是……巨石!”
        作为恋人的默契让米可利接上了林科未尽的话。他微微眯起眼睛:“不是说那块巨石的波长和钥石一样吗,那么就可以把它当做一块大型钥石……”
        “这就说明烈空坐进行了mega进化?”大吾震惊的看着烈空坐额前一闪而过的彩色标志。
        “这不可能……”艾岚失态的瞪大了眼睛,一点也不像平时冷静的样子。
        “再不可能,它也发生了!”林科强作镇定的接口,手上却握紧了米可利的手。
        mega进化后的烈空坐在空中盘旋着,突然张开嘴,亮紫色的波动从天空直冲向地面——
        众人纷纷躲避,本来就残破不堪的地方经受了这一击之后,不少巨石滚落。
        弗拉达利的面色不变:“是我们激怒它了吗……”
        真不愧是有这么多手下的大人物,这时候也这么冷静啊。林科定定神,和身旁的米可利一起掷出了精灵球。
        “去吧,美纳斯/玛奇朵!”
        “mega进化!”
        趁着其他三只精灵mega进化的时间,米可利指挥着美纳斯先行进行了攻击:“急冻光线!”
        烈空坐身体一动,避开了美纳斯的急冻光线。这时,艾岚指挥着mega喷火龙:“喷射火焰!”
        “玛奇朵,靠近它,使用月之力量!”
        在喷火龙被打下去的空当,林科发出命令。月亮似的光团对烈空坐造成的伤害并没有预计中的明显,在mega七夕青鸟借着反冲力向后疾退时,烈空坐向阴云密布的天空发出能量。
        “不妙,是流星群!”
        “玛奇朵,连续棉花防御!然后使用燕返和喷射火焰击碎附近的石头——!”
        龙系能量对mega七夕青鸟是无效的,所以只需要增强物防后对石头本身进行强攻,来防止落石伤到人。
        地面上,毫发无伤的美纳斯在米可利的示意护在了玛农身边,用巨大的身体将她和哈力栗圈在中间,抵抗着陨石的侵袭。

不要吐槽战斗因为我本来就不擅长……而且基本是根据动画写的嗯。
林科和米可利加入XYZ战斗阵容确定√
想战斗的时候我被自己的脑洞吓到了……
学会冰冻拳的长耳兔、急冻光线的美纳斯和月爆龙波逆鳞的七夕青鸟带上树果,长耳兔的体重应该能被七夕青鸟载起来接近烈空坐开始近身打拳……wodema这是要把烈空坐直接弄成重伤的节奏啊……

可以公布的情报:
林科的父亲是卡洛斯人,母亲是丰缘人,但他出生在卡洛斯的古木镇。父亲是一家树果及树果衍生品专卖店的老板,母亲是一位画家。
林科在mega进化大师处学习,课程完成后,在对自己的未来进行思考的时候显得很颓废,引起了伙伴们的关注。精灵们合力排练的一首林科闲暇时作的半成品曲子,让本就对音乐感兴趣的林科下了决心,成为一名作曲家。
林科本家卡洛斯,定居丰缘,已经去过神奥、伊修、阿罗拉。
在卡洛斯地区的成名作是《古木一日》,就是那首半成品的完成版。
丰缘……当然是《水之圆舞曲》www毕竟米可利还是很有名的。
神奥的是《宴饮交响曲》,简单概括来说就是林科和米可利跟神奥新老冠军+四天王+电系道馆馆主的一次派对,除了林科(根本不喝酒)和小辉(未成年)都喝疯了撒酒疯,最后被赶到的大吾指挥着华尔兹和米可利家的美纳斯浇了个透心凉。
真正在全世界成名是因为《水之圆舞曲》系列被卡露乃采用作为新作品的主题曲及插曲,还为《第一水之圆舞曲》亲自做了词,改编为电影主题曲。